ARVO视网膜丨走进ARVO,纵观抗VEGF治疗眼底新生血管性疾病新动态

  • 2024-05-09 17:31:00
  • 48 Views

编者按:血管内皮生长因子(VEGF)与新生血管性疾病的发生和发展密切相关,也是其有效的治疗靶点。抗VEGF药物能够减少新生血管形成,降低血管通透性,为多种眼底新生血管性疾病的诊疗带来了重大变革。随着抗VEGF药物在临床的广泛应用,其在眼底新生血管性疾病治疗方面的研究也越来越细致。在ARVO 2024会上,众多眼科学者分享了该方面的最新研究成果,深入探究了抗VEGF治疗的细节问题,助力眼科医师更好地应用其治疗新生血管性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(nAMD)等眼底疾病。


抗VEGF治疗nAMD的卒中风险评估

David Donghan Chong教授等人通过分析单个医疗机构5年内nAMD患者的诊疗数据,评估了接受抗VEGF治疗的nAMD患者发生卒中的真实风险情况。这项单中心回顾性研究将nAMD与非渗出性AMD和存在地图样萎缩(GA)的患者进行对比,808名诊断为nAMD的患者接受抗VEGF药物注射,316名诊断为非渗出性AMD和GA的患者归入对照组,有卒中或心肌梗死病史的患者被排除在外。两组基线特征使用贪婪匹配与替换算法在年龄、性别、体重指数(BMI)、种族/民族和既往病史(包括糖尿病、心肌梗死和吸烟)之间进行1:1倾向评分匹配。

匹配后,每组有808名患者,两组之间的基线特征无显著差异。接受抗VEGF注射的nAMD患者的平均年龄为78.8岁,64%为女性,94%为白人,49%曾吸烟,46%从未吸烟,20%患有糖尿病,平均随访时间为29.47个月。结果显示,接受抗VEGF治疗的nAMD患者发生出血性卒中的风险与对照组相比无显著差异,调整后的风险比为0.76(95%CI,0.48-1.21)。

研究结论:“卒中风险无显著差异”这一结果可能潜在地支持抗VEGF注射在nAMD治疗中的安全性。

讲题:Investigating Risk of Stroke with Anti-VEGF in the Management of Neovascular AMD

第一作者:David Donghan Chong

共同作者:Sophie Yue, Isaiah Murray, Thomas Cuchta, James Raynor, Jacqueline K. Shaia, Jonathan Markle, Rishi Singh, Katherine Talcott


首次抗VEGF治疗时机对初治nAMD患者视力的影响

既往众多研究已经探索了nAMD患者注射抗VEGF药物的频率和间隔,但很少有研究评估从症状出现到治疗开始的时间对患者视力的影响,于是Helia Ashourizadeh教授团队开展了该方面的研究。

该研究使用国际疾病分类代码和手动图表审查确定了2009年至2023年10月在马萨诸塞州眼耳急诊科就诊的初治nAMD患者。收集第1年、第18个月、第24个月和第36个月的患者人口统计学数据、病史、症状发作日期和首次注射抗VEGF药物、注射次数和最佳矫正视力(BCVA)等数据。排除标准为治疗期间进行白内障手术、遗漏症状出现的时间、有其他视网膜疾病史或既往进行过抗VEGF治疗。研究者使用基于R(4.3.2版)的线性混合效应模型评估从症状出现到首次注射抗VEGF药物的时间对患者6个月、1年、2年和3年视力的影响。

研究共回顾了42名接受抗VEGF治疗的初治nAMD患者的42只眼的情况,3年内平均随访9.88±3.23次(范围:4-17次),平均年龄为77.50±8.51岁,其中女性占64.3%。从症状出现到首次注射抗VEGF的时间为0至215天(平均:40.21±60.99天)。在校正混杂因素(年龄、性别、基线BCVA、注射次数、药物)后,症状发作和首次注射之间的间隔与1、2和3年随访时的BCVA结果相关。具体来看,在1年随访中,间隔每增加一天,logMAR BCVA就会增加0.01(P<0.001)。从急诊就诊到注射的平均时间为7.7天(范围0~42),与BCVA结果无显著相关性。

研究结论:从最初症状发作到首次注射抗VEGF药物的间隔时间较长的初治nAMD患者的长期视力结果可能更差,这一结果支持并证明了AMD及时诊断、转诊和治疗的重要性。

讲题:Impact of Time to First Anti-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 Injection on Visual Acuity in Treatment-naïve Patients with Neovascular Age-Related Macular Degeneration

第一作者:Helia Ashourizadeh

共同作者:Nicole Grinspan, Elizabeth J. Rossin, Nimesh Patel, John B. Miller,Deeba Husain, Justin Keener, David M. Wu, Demetrios Vavvas, Joan W. Miller, Saghar Bagheri, Grayson Armstrong


nAMD患者进行玻璃体切除手术前后抗VEGF药物注射频率的变化

玻璃体切除手术(PPV)是一种常见的眼部手术,一些nAMD患者由于各种原因接受PPV手术,手术中去除玻璃体可能会影响抗VEGF治疗nAMD的有效性。Turner Wibbelsman教授团队开展了相关回顾性队列研究,评估了nAMD患者在进行PPV手术前后注射抗VEGF药物的频率。

该研究共纳入18只接受抗VEGF注射并进行PPV手术的nAMD眼,研究者记录了PPV的适应证,在PPV手术前(Pre-5、Pre-4、Pre-3、Pre-2和Pre-1)和PPV手术后(Post-1、Post-2、Post-3、Post-4、Post-5和final)的访视中,评估患者的视功能和解剖结果,记录两次就诊的间隔时间。统计分析包括配对t检验、McNemar检验和广义估计方程。

结果显示,PPV最常见的适应证包括5例(28%)渗出性/出血性视网膜脱离(RD)、5例(28%)晶状体脱位/晶状体碎片保留和3例(17%)孔源性视网膜脱离。在PPV术前访视中,【Pre-5至Pre-4】、【Pre-4至Pre-3】、【Pre-3至Pre-2】和【Pre-2至Pre-1】访视之间的平均间隔分别为50.7(±24.0)天、55.8(±26.2)天、58.9(±28.5)天和58.9(±35.5)天。在PPV术后访视中,【Post-1至 Post 2】、【Post-2 至 Post-3】、【Post-3 至 Post-4】和【Post-4 至 Post-5】的访视间隔分别为39.8(±13.3)天、46.7(±24.0)天、40.8(±18.2)天和42.6(±18.4)天,PPV术前和术后的访视间隔有显著差异(P=0.03)。在Pre-5、Pre-4、Pre-3和Pre-2访视时,平均LogMAR视力分别为0.56(±0.60)、0.59(±0.60)、0.62(±0.67)和0.73(±0.72)。Post-1和Pre-1的访视视力无显著差异(P=0.29),在Post-2、Post-3和Post-4访视中,平均LogMAR视力分别为0.88(±0.67)、0.86(0.65)和0.94(±0.73)。

研究结论:PPV术后,nAMD患者需要更频繁地注射抗VEGF药物。幸运的是,这些患者的视力与PPV手术前访视时的视力相似。

讲题:Frequency of anti-VEGF injections before and after pars plana vitrectomy in eyes with neovascular age-related macular degeneratio

第一作者:Turner Wibbelsman

共同作者:Bita Momenaei, Roselind Ni, Anthony Obeid, Sandy Wong, Michael Cohen


抗VEGF治疗肥厚型脉络膜新生血管病变的效果评估

Vasilena Sitnilska教授团队评估了抗VEGF治疗肥厚型脉络膜新生血管病变(PNV)患者的有效性。该回顾性分析纳入了2015年1月至2023年10月期间在科隆大学诊所接受抗VEGF治疗的所有发展为PNV的患者,排除了患有其他视网膜疾病或随访不足6个月的个体。研究的关键指标包括最佳矫正视力(BCVA)、相干光断层扫描(OCT)特征(视网膜内/视网膜下液、视网膜中央厚度[CRT]和脉络膜厚度[CT]),以及潜在的风险因素(如年龄、性别、糖皮质激素摄入量、荧光素血管造影和OCT血管造影中的基线新生血管面积)和从PNV诊断到治疗开始的时间。

该研究共纳入40名患者(24名男性,16名女性),平均随访期为38.23±19.73个月,平均注射27.47±16.73次抗VEGF药物。结果显示,与基线相比,患者最后一次访视时的BCVA、CRT和CT有显著改善。85%的患者在平均10.94±11.22个月后(以及平均8.88±9.17次注射后),OCT上达到“完全干燥”的状态,但是70%的患者在3.32±4.82个月内复发。研究评估的风险因素对治疗反应无显著影响,在观察期结束时,“完全干燥”组和无应答组之间的BCVA无显著差异(P=0.765)。

研究结论:大多数PNV患者对抗VEGF治疗表现出积极的视功能和解剖结构的改善,但尽管如此,高复发率表明患者仍需进行持续的抗VEGF治疗。未来的研究重点在于治疗策略的制定,应最大限度地减少病变复发,提高患者的长期疗效。

讲题:Anatomical and functional outcome after anti-VEGF therapy in patients diagnosed with pachychoroid neovasculopathy

第一作者:Vasilena Sitnilska

共同作者:Maximilian Pohl,Lebriz Altay


小结:眼底新生血管性疾病严重损害患者的视力,影响其生活质量,为患者本人及家属带来沉重负担。玻璃体腔注射抗VEGF药物可以通过减少异常血管的生长,有效地减缓包括nAMD在内的眼底新生血管性疾病的视力下降的进展。相信随着眼科学者对疾病认识的加深以及对抗VEGF治疗的深入研究,未来定能更加得心应手地应用抗VEGF药物这一治疗利器,更好地为眼底新生血管性疾病患者守护光明。


声明:本文仅供医疗卫生专业人士了解最新医药资讯参考使用,不代表本平台观点。该等信息不能以任何方式取代专业的医疗指导,也不应被视为诊疗建议,如果该信息被用于资讯以外的目的,本站及作者不承担相关责任。

2 comments

发布留言

条评论

  • Linda Gareth
    2015年3月6日, 下午2:51

    Donec ipsum diam, pretium maecenas mollis dapibus risus. Nullam tindun pulvinar at interdum eget, suscipit eget felis. Pellentesque est faucibus tincidunt risus id interdum primis orci cubilla gravida.


相关阅读